• 政策导航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 企业传略
  • 领导致辞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美文阅享
  • 太阳城app下载安卓版快讯
  • 行业新闻
  • 美文阅享

  • 首页 > 文化撷萃 > 美文阅享 > 正文
  • 兼具经济学家和作家身份的大师

  • 发布时间: 2021-01-27

  • 兼具经济学家和作家身份的大师

    作者:肖江  来自:http://blog.sina.com.cn/xiaojiang

    他是享誉世界的大师,他的声名在世界流传至今已逾两个多世纪;他被誉为“古典经济学之父”,他的著作被公认为是近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奠基之作;他的头像被印在新版20元英镑纸币上;他还是哲学家,拥有作家的身份,在大学里讲授过修辞学和文学。他生于1723年,来自于英格兰,他的家乡柯科迪是一座古老的风景优美的小镇。他热爱自己的家乡,他在家乡的土地上完成了影响世界发展进程的煌煌巨著——《国富论》。他的名字叫亚当·斯密。

    第一次认识亚当·斯密是在刚入学时的图书馆里。一次,我在帮助图书管理员整理书目时,在高高的书架的最上端,偶尔看到一本落满尘土的硬皮书。我好奇地翻开深灰色封面,在已略显沉旧的扉页上,“国富论”三个大字顿时映入眼帘。当时,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正在寻找强国富民的道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正在报纸和广播中出现。中国的农村正在表彰“万元户”,中国的工业改革正在探索之中。所有这一切都与“富”有关。但“国”如何“富”,我还没有听说过。带着巨大的兴趣,我开始读这本书。可能受知识水平和知识面的限制,也可能受整个外部环境影响的缘故,我当时学的经济学主要是《科学社会主义》以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等,整个教育体系和外部环境与“西方经济学”阐述的内容大相径庭。就这样在囫囵吞枣中翻阅了一遍之后,只能懵懵懂懂地将书重新放回原处。几年以后,在我读博士研究生课程的时候,在教授推荐的必读目录中,我又一次看到了《国富论》的名字。这一次,我终于认真地读完了全书。

    亚当·斯密无疑是个天才,也是那个时代最认真的倾听者和研究者。在率先开始资本主义工业化的英国,在“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完成后,还很少有人去总结和揭露资本主义以及市场的内在规律和发展方向。唯有亚当·斯密在自己的祖国日新月异的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内在联系和端倪。这个14岁就进入格拉斯哥大学的天才少年在主修拉丁语、希腊语、数学以及道德哲学的同时,博览群书,并接受了自由主义精神。

    1740年,亚当·斯密进入牛津大学学习,毕业后回到家乡柯科迪。1748年,斯密到距其家乡不远的爱丁堡大学担任讲师,主讲英国文学。这一经历,让亚当·斯密成为了一名作家,在他后来的著作和文字中,不时闪现出文学的光芒。就在讲授英国文学几年后,他又开始讲授经济学课程。1751年,亚当·斯密回到其母校格拉斯哥任教授,讲授逻辑学和道德哲学。在这里,他开始公开表达自己经济自由主义的主张并形成了自己独有的经济学观点。

    1759年,亚当·斯密第一本著作——《道德情操论》出版,这本书奠定了他在英国学术界的地位。

    1764年,亚当·斯密离开母校应邀前往欧洲大陆旅行。在三年的旅行中,他和众多欧洲学者交往和交流,不管是重商主义者,还是重农主义者,他都认真倾听。他在旅行中考察,也在旅行中思索,这一切都使他的理论日臻完善和成熟。三年后,他回到伦敦,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学员。为了完成自己的研究工作,斯密回到自己的家乡柯科迪,为写作经济学著作做准备。此次写作时间长达六年,后又花费三年时间修改。1776年,他耗时长达十年写就的著作——《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即《国富论》)终于完成。这部著作的完成标志着“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正式诞生。

    亚当·斯密耗时十年写就的《国富论》成为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奠基之作。在《国富论》中,亚当·斯密认为,人本质上是利己的,看似利他的行为实际上却是利己的,追求个人利益是从事经济活动的唯一动力。同时,人又是理性的,作为理性的经济人,人们能在个人的经济活动中获得最大的个人利益。如果这种经济活动不会受到干预,那么,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就能够引导人们实现利益最大化,并有助于公共利益。这本阐述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理论的著作甫一出版即成为了西方经济学界的“圣经”。二百多年以来,人们依然对其顶膜礼拜。

    《国富论》的写作耗费了亚当·斯密几乎六分之一的生命,也严重损耗了他的健康。从此,疾病开始伴随其左右。为了完成他的两部关于哲学和经济学的著作,自1784年开始,他不顾健康状况恶化,继续他的工作。

    1787年,亚当·斯密应邀前往伦敦给英国内阁成员讲授经济学,同年11月,他又被推荐位母校格拉斯哥大学的校长。

    1790年7月17日,亚当·斯密逝世,终年67岁。

    临终前,他坚持让他的遗嘱执行人将他未完成的十几部手稿付之一炬。

    亚当·斯密终身未娶,当然也没有后人。

    亚当·斯密在其去世之后的二百多年时间里,他的思想熠熠闪耀从未暗淡。“亚当·斯密的理论体系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经济学体系,在两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对经济实践和经济学的发展具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今天的西方经济学界依然对亚当·斯密的理论给予了高度评价。

    共产主义学说的创始人卡尔·马克思这样评价亚当·斯密:“在亚当·斯密手中,政治经济学已经发展到某种完整的地步……。亚当·斯密第一次对政治经济学的基本问题作出了系统的研究,创立了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

    亚当·斯密是不朽的。不仅仅在经济学方面,还在哲学和文学方面。他是世界公认的大师,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声名和思想俞显伟岸。

    本世纪初,我曾因公前往英国参访。一个偶然的机缘让我走近亚当·斯密的故乡。在苏格兰,在爱丁堡,我站在客户端边望着对面柯科迪的方向。晨雾在海面上弥散着,濡湿了岸边茂密的灌木。阳光透着晨雾将对岸的轮廓显现出来,恍惚之间,仿佛出现了海市蜃楼……我似乎看见亚当·斯密从家乡安静的街道走过,手上拿着已经成稿的《国富论》手稿。晨风拂开了书的扉页,书页的颤动犹如亚马逊森林中舞动的蝴蝶的翅膀,从1776年开始,引发了席卷全球的长达二个多世纪的经济学飓风。

    我又想,如果亚当·斯密去做一个作家,或许,世界上就少了一个经济学大师,而英国或许会诞生一位与莎士比亚齐肩的世界级大文豪。如果假设成立的话,亚当·斯密的文学作品的名字会是什么呢?我轻声地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