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策导航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 企业传略
  • 领导致辞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美文阅享
  • 太阳城app下载安卓版快讯
  • 行业新闻
  • 美文阅享

  • 首页 > 文化撷萃 > 美文阅享 > 正文
  • 春之声

  • 发布时间: 2021-02-24

  • 春之声

    作者:肖江  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b6a082ab0102yy0w.html

    如果你问我:春天有声音吗?我的回答肯定是:当然,只要你在“立春”之后到外面的世界去听一听和看一看,无论你在江南还是塞北!

    二月三日,是二〇二一年的立春日。“立春”之意就是“春开始的日子”。或许,这一天,你来到户外,料峭的感觉还会让你对春的到来顿生疑窦。但是,只要张开鼻翼,你会从呼入鼻腔的空气中感觉到春的因子已经洋溢在冰冷的风之中。而这些春的因子正在料峭中伸长出翅膀,它轻轻扇动的翼声在空气中迅速生长,或许只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就能让你听闻到春的声音。

    二月十一日,是中国传统的农历除夕。已经提前进入春节假期的我在“春天的节日”来临之前迫不及待地走出家门想去聆听春天的声音。

    户外已经没有立春时的料峭感觉,相反,有一种轻松的气息浸入口鼻。小区的路上看不见几个行人,我沿着湖边的小路慢慢地走着。那些被冬季的凛冽夺去了枝叶的大树默默地伫立着,微风偶尔挤进树杈间,树枝也会轻轻舞动几下。站在树枝高处的喜鹊似乎感受到了春意,不甘寂寞地清亮地叫着,让身边的空气似乎也明快起来。我忽然中发现,树的皮肤似乎比过去温润了许多,肆意横生的枝条的颜色似乎也有了一些鲜活的颜色。仔细去瞅一下枝条,似乎也有了鲜活的生命正在枝条的内部酝酿……;湖岸边的土地上依然是一簇簇枯干的茅草,从颜色上看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但在茅草旁袒露出的土地上,已经没有了僵硬的感觉,潮湿的土壤和略显干涩的土壤相互交错着;湖边的芦苇依然挺立着干枯的身体在夕阳下无言地站立着,下半部和冰面相交的地方已经出现一个个黑魆魆的小漏斗,有的漏斗里已经漾出了湖水。记得,一周前散步时,还看到有调皮的孩子在冰面上嬉戏,而如今的湖上的冰面,似乎已经松开紧绷的神经,在接近湖岸的许多地方已有露出了褐色的湖水。在不远处的湖边,有几只白色的鸭子蹲在湖边,无声无息的,没有发出一丝响动,乍一看去,以为是几尊水中的雕塑。

    在小路尽头的小亭旁的空地上,一个老者正在夕阳的余晖里缓缓地打着太极拳。向日落的方向望去,有暮霭从远处慢慢升起。

    有风吹来,亭旁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响声。紧接着,一声轻微的“咔——”的声音从湖面上传来,举目望去,并不见一个人影。抬头远望,天空清远,遥遥的天幕上有几丝白色的云纹丝不动,像是嵌在天空中一样。又是“咔——”的一声传来,这次的声响似乎更清脆了一些。“这是春天的脚步踏在冰面上的声音吧?”我小声嘀咕道。说罢,转过身去,向家的方向走去,就在走近家门的时候,突然听到几声“噼噼啪啪”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原来是邻居的孩子正嬉笑着燃放手中的鞭炮。这是为了迎接“除夕”燃放的鞭炮吧!

    吃罢晚饭,迎新春文艺晚会已经在热热闹闹的歌舞中拉开序幕。我又想到了人们把俗称的“过年”称为“春节”的事情。尽管将“过年”正是命名为“春节”是民国初年的事情,但千百年来,“过年”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个为了迎接春天到来的节日。为什么要专门为迎接春天而约定俗成一个重大的节日呢?我以为,在以农耕文明为主的社会中,春天是一年农耕即将开始的时候,而春天又是播种果实,播种希望的日子。对于这样一个日子,当然应该以最隆重的仪式予以纪念!

    悄悄地躲进书斋,听着外面不断响起的鞭炮声。我走到窗前干脆打开窗子,在涌进来的空气中已经没有了干涩冰冷的味道,而有一种清凉入脾的感觉。我贪婪地呼吸了几口,让空气在口腔里蠕动着,咀嚼着,似乎想品尝一下春的味道。忽然想起唐朝诗人史青在除夕写的一首诗:“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气色空中改,容颜暗里回。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应诏赋得除夜》)。最喜欢的句子是“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和“春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如果用史青的这首除夕写的诗来形容今年的除夕,似乎还有些贴切。大年初一的早晨,天气有些阴沉。天气预报说,是小雪天气。透过窗子望出去,看不见丝毫雪的影子,只看见地上湿漉漉的,是什么洇湿了大地?是春雪还是春雨?我自言自语道。走出门去,似乎也感觉不到雨的存在,只是觉得空气湿漉漉的,好像有轻雾飘散在空中,却又看不见雾的影子。

    我沿着院外的小路慢慢走去。路两边冬树的身上也是湿漉漉的,原先干涩的皮肤似乎涂上了一层蜡,亮闪闪的,颜色也从枯槁色变成深褐色。凑近观察一下低处的树枝,在被洇湿的枝杈间,已经出现了含苞的迹象。有喜鹊从头顶上飞过,发出清脆的“喳喳”声……

    昨日的湖面似乎一夜之间敞开了心胸,只在湖心散落着几块浮冰;而与岸边相接的地方已经露出褐色生动的水面;残荷的叶片在湖水中沉默着,已经能够看见有大鱼在荷叶根茎间穿梭,只是行动还稍显迟缓……

    天色继续阴沉着,墙外偶尔传来鞭炮的鸣响,似乎在告诉我,今天是农历春节的第一天。在鞭炮声音的引导下,我想起了千里之外的淮水的左岸。在迎新春的鞭炮声中,春天已经染绿淮水两岸了吧!想起王安石的《泊船瓜洲》的诗句:“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淮水离江南也只有两百多里路程,我想淮水的北岸应该很快就会“春风又绿”,只是我也在问:明月何时照我还?!

    农历大年初三的早晨,还在睡意中的我朦朦胧胧中听到了“噼噼啪啪”的声音,起身拉开窗帘望出去,一场春雨正不期而至。小雨还没有达到淅淅沥沥的程度,只是毛毛细雨。我听到的雨声是从屋檐上跌落的雨滴的声音。院中的翠竹似乎很享受这场春雨,在雨丝的浸润下,竹叶上折射出新鲜的绿意,身姿也似乎更加挺拔;而旁边红果树的枝干已经呈现出生命的颜色,几只麻雀站在高高的枝头正骚弄着淋湿的羽毛。

    “春雨贵如油”,我想起了家乡的这句农谚。这场春雨或许就是从淮水边一路走过来的吧!

    走在湿漉漉的小路上,感受着细细的雨丝飘落发际,落于额头和脸颊,洇湿眼睛和嘴唇。脚步无意之中踏乱了路旁的野草,忽然发现,在那枯黄的野草下面,已经有青青的草芽拱出地面,尽管在一片枯黄中,那点绿色很容易被人忽略,我却从中仿佛听到了春天的声音。

    我又想起史青的诗,只是直到现在我才读懂“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这句诗。是啊,春光之所以不被人察觉,是因为春光已经附着在后园的梅花之上。而我身边的春光之所以不易察觉,是因为它藏在枯草下的绿绿的草芽之上。

    春之声就是这么传来的吧!它在不知不觉中从融化的冰层下走来,从清凛的风中走来,从漾动的树枝间走来,从润物无声的细雨中走来,从后园的梅中走来,从枯草下的那抹几乎看不见的绿意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