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策导航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 企业传略
  • 领导致辞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美文阅享
  • 太阳城app下载安卓版快讯
  • 行业新闻
  • 美文阅享

  • 首页 > 文化撷萃 > 美文阅享 > 正文
  • 那抹最美的晚霞

  • 发布时间: 2021-03-05

  • 那抹最美的晚霞

    作者:肖江  来自:http://blog.sina.com.cn/xiaojiang

    如果就喜爱“朝霞”或者“晚霞”这个话题做一个问卷调查的话,估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朝霞”。理由很简单,“朝霞”是朝阳的伴侣,“朝霞”代表着崭新一天的开始,有蓬勃向上的内涵,还代表着希望和青春;“晚霞”则和夕阳相伴,意味着一天的结束,预示着黑暗和漫漫长夜即将到来;“晚霞”隐含着暮气深沉,隐喻着美好的逝去,还有衰老的意味。大诗人李商隐就曾经在其《乐游原》诗中写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尽管也有诗人写出这样的诗句:“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诗中尽管传递着积极、乐观和优雅,但也透露出一种无奈。

    朝霞是美的,但我却喜爱晚霞。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晚霞情有独钟的。仔细想了一下,应该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吧!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在淮水左岸平原上的小镇居住和生活的时候,就曾经被淮水之上的晚霞迷住了。淮水自西向东浩浩汤汤奔流而来,站在淮水左岸的大坝上,向淮水奔流而来的方向望去,深红色的霞光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霞光和水面融为一体,几只鸥鸟在水面之上自由地飞翔着,一艘木船扬着船帆从朦朦胧胧的远方缓缓驶来,黑色的剪影在晚霞的衬托下由远及近,当船只驶近眼前时,晚霞已经幻化成一抹浓重的暮霭……。这是我少儿时对晚霞最初的记忆,也是不变的记忆。

    大约八、九年以后,在我从淮水左岸的土地上离开,踏上求学的道路时,又有幸在长江的客轮上看到了江上的晚霞。那天,长江上的晚霞并不清亮和绚烂,甚至有些混沌。船向上游驶去的时候,江边起了雾,隔着江雾去看晚霞总有一种透过毛玻璃看风景的感觉,当江雾消逝了之后,向西望去,只有一抹清亮的颜色和黑魆魆的世界连在一起,而且这抹亮色在很短的时间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又是许多年过去了。我曾经在长城之上观赏过晚霞,也在大海上欣赏着落日,还在泰山顶上守候过不一样的云蒸霞蔚;在多年旅行的路途中,我目睹过青藏高原上的霞光,也留恋过西部戈壁上落日的余晖;曾经在南美安第斯山下追拍过太平洋东客户端出没于惊涛之中的晚霞,也在阿根廷的阿塔卡玛高原陶醉于盐湖之上的落日霞光,还曾经被卡拉法特莫雷诺冰川之上的霞光深深吸引……

    几天前,我从广州乘坐晚班飞机回北京。当飞机达到巡航高度的时候,偶尔向窗外望去,我再一次被舷窗外的霞光吸引了。也许是澄明度极好的原因,机翼下的白云已经被黑夜吞噬,在深蓝色的天幕下,在目光可以达到的边缘,一大片酡红的颜色出现在天边,和深蓝色的天幕交接在一起,仿佛一幅巨大的印象派油画。或许,舷窗外的“油画”深深地打动了我,在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另外一幅场景,这幅场景让我的思绪飞到了许多年之前。

    那是十多年前一个夏天的午后,我在内蒙古阿尔山市出席一个会议。会议结束后,为了赴一个朋友的约会,我和同伴选择从中蒙边境中国一侧的公路向锡林郭勒盟方向驶去。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三点钟,加上当时路况较差,眼看着要耽误行程,就冒险驶入了茫茫草原中的草原路。进入草原不久,天空就下起了大雨,周围的世界顿时沉入一片白茫茫之中。很快,我们就在草原中迷路了,根本不知道身处东南西北,草原上地广人稀,也遇不见行人。我们在草原上盲目地乱撞着,但随着天色变暗,一直没有找到正确的道路,加上草原上没有手机信号,根本无法对外联系。天色不断变暗,外面的雨也仍然在下着,当我们在行驶一段路程之后发现又回到了刚刚走过的某个岔路口时,一种恐惧感开始浮上心头。我曾经多次听过当地朋友的警告,也听说过许多关于误入草原深处后发生的悲剧。此时的我已经后悔不该盲目进入草原深处。

    在出发之前,我曾经在地图上查过大概方向,也即一直向西出发。但由于天气的原因,此时的我们根本分辨不清东南西北,又加上阴雨的影响,根本看不到阳光和晚霞以及其它标志物。

    我们在三叉路口停下来,此时,外面的雨渐渐小了,我们下车辨别了一下刚刚走过的路,决定找一个地势稍高的地方观察一下看看能否找到出口。于是,我们打量了一下周围,在视野所及的远方,似乎有一处高地。于是,我们急忙向着“高地”的方向奔驶过去,快到的时候才发现,那只是一块浓黑的云朵。站在寂静的草原上,只能听到淅淅沥沥下雨的声音,恐惧再一次袭上心头。我回到车上,躺坐在副驾驶座上,闭上眼睛,心头涌上了听天由命的感觉。恍惚间,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缕霞光,那是一缕美丽的晚霞,晚霞像红色的缎带一样横陈在天边。我睁开眼睛,望向窗外,雨已经停了,我下车向四周望去,忽然,在左后方天边的地方有一抹澄黄的光芒。我又唤同伴望过去,千真万确,在远处的天边有一丝澄黄的光芒。那就是晚霞!我大声叫道。同伴也被我的发现和激动的情绪鼓舞着。于是,我们兴奋地向着“晚霞”的方向驶去。随着时间的过去和距离的缩短,那抹亮光也变得更加清晰,我也更加确信那就是晚霞。晚霞的方向就是正确的方向。

    车子在泥泞坎坷的道路上艰难地行走着,“晚霞”也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的信心也越来越足,饥饿和寒冷被统统丢在了脑后。

    那抹“晚霞”越来越澄明,也越来越近。当汽车跃上一个高坡,我们从高坡上往前望去,发现所谓的“晚霞”只是一个苏木(蒙语:乡、镇的意思)所在小镇映射出的微弱灯光。这是一个很小的苏木,只有大约一、二十户人家,映射出的灯光是微弱的,如果你不仔细留意的话,很容易被忽略掉。

    我们终于看到了“晚霞”,也终于在“晚霞”的指导下走上了正确的道路。

    从那个时候以来,又是多年过去了。在工作和旅行中,我又见过了数不清的绚美的晚霞,但最美的那抹晚霞一直在我的心里。那是一抹发出澄色光芒的晚霞,也是最美的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