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策导航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 企业传略
  • 领导致辞
  • 组织结构
  • 企业文化
  • 美文阅享
  • 太阳城app下载安卓版快讯
  • 行业新闻
  • 美文阅享

  • 首页 > 文化撷萃 > 美文阅享 > 正文
  • 日暮南屏

  • 发布时间: 2021-10-15

  • 日暮南屏

    作者:肖江 来自:http://blog.sina.com.cn/xiaojiang

    今年(2021年)清明时节,我第一次到访黟县,下榻赤塔书院,还参访了陶渊明后人居住的陶村。临别时,万以学先生告诉我,黟县的秋天很美,希望我找时间来看看黟县的秋天。

    我记住了这句话,回京后一直盘算着找机会一睹黟县的秋色。国庆节前,北京已经呈现秋季的景象,我也憧憬着千里之外黟县的秋色。国庆假期一到,我就迫不及待地邀约好友一起奔赴黟县。

    黟县赤塔村的田园景色和山野曾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原本打算此次仍下榻赤塔书院,顺便游览赤塔村,但没有想到赤塔书院早已被预定一空。同行的朋友又不愿住城里的宾馆。正在我们踌躇之时,黟县的朋友提议道,去南屏村住民居吧。我还不曾住过皖南真正的民宿,听闻这个提议,在征询了朋友的意见后,大家一致同意晚上住在南屏。

    我上次访问黟县时,未曾有机会到访南屏,这次也是第一次走进南屏——一座陌生的古村落。

    黟县面积不大,大部位于黟县盆地中,盆地面积约一百平方公里。黟县最为著名的景点是宏村和西递,和它们比较起来,南屏并不是一个著名的旅游目的地。

    南屏村位于黟县西南,距离县城也不远。我们进入黟县盆地后按着导航的路线曲折前行,路上不时可以遇见装运稻秸的拖拉机,路过一些村口时也经常可以看见一些农户门口的空地上晾晒的稻谷和玉米。此时,太阳已经挂在西部不远处的山岭之上,阳光也变得柔和许多,穹窿似的天幕上交织着金色、蓝色和灰色,已经收割的稻田里,黑黑的泥土和稻茬裸露着,低洼处还有积水,几只白鹭秀着细细的长腿在稻田里高傲地踱着步,旁边一只灰色的野鸡只顾低着头在田里叼啄着食物,完全忽视汽车从旁边的路上经过。

    初次听到南屏的名字,我立即想到的是西湖十景之一的“南屏晚钟”。顾名思义,“南屏晚钟”是指南屏山净慈寺傍晚的钟声。曾经画《清明上河图》的北宋画家张择端也曾经画过《南屏晚钟》。由此可见,“南屏晚钟”之所以能成为西湖十景的魅力所在。

    在我的印象中,南屏晚钟释放的是一种禅意。虽然说寺院遵循的是晨钟暮鼓,我以为,晚钟透出的或许是对匆匆时光和美好韶华的慨叹。

    翻过一座小石桥就进入到南屏村,南坪村的现任书记和候任书记已经在村口迎候。我们下车后,踏着石板路,经过一座座古朴的民居,穿过幽深细长的窄巷就到了我们晚上下榻的民居。

    这是一栋被保护性开发的院落,徽式建筑,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改造民居的主人来自深圳,据说是一位退休《特区文学》的编辑。

    将行李放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从民居中走出,沿着细长的巷子,在村子里漫无目的走着。路上,遇见了候任的年轻书记,他陪着我边走边给我介绍南屏村的情况。

    他首先告诉我,南坪村是大导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菊豆》的拍摄地,也是著名导演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的取景地。我听后大吃一惊,让我不自觉地环顾左右,仔细打亮起来。

    南屏村现有三百多栋明清古建筑,村中有36眼井,72条巷,从村头到村尾二百多米的中轴线上保留着八个大小祠堂。如此密集的祠堂群在全国范围内也属罕见。

    南坪村的历史要追溯至元朝末年,叶姓从祁县迁来,村庄迅速扩大,至明代时已逐渐形成叶、程、李三大宗族聚居分治的格局。随着徽商的兴盛,从清代中期开始,村中三大姓之间相互攀比,不断营造,南屏村进入鼎盛时期。

    目前,全村约有一千多居民。2019年12月12日,南屏村入选“2019年中国美丽休闲乡村”名录。

    和候任村书记分手后,我独自游走在村中,竟在不知不觉中和村中的私塾园林不期而遇。位于村庄上首的“半春园”,又名“梅园”,建于清光绪年间,是村中富商叶自璋为子女读书营造的私塾园林。园中有书屋和半月形庭院,庭院门前廊柱上悬挂着对联:“静乐可忘轩冕贵,清游端胜绮罗尘”。后来得知,村中还有“培阑书屋”、“陪玉书房”、“梅园家塾”等。据说,清代著名文学家,桐城派代表人物姚鼐所著《西园记》中的“西园”也在村中,可惜早已毁坏,只余部分遗址。次日早晨散步的时候,我又在无意中遇见了“抱一书斋”。书斋的主人是李火眉。当年由于家境贫困,他只读了两年私塾就外出经营谋生,深知读书的重要性。当他富甲一方后,回到家乡大兴土木建了三所私塾,“抱一书斋”就是其中一所,书斋建好后,免费供家族子孙读书。

    在和候任书记分手时,他建议我去参观一下不远处的叶氏宗祠——序秩堂。位于村中心的“序秩堂”是村中三大姓之一叶姓的宗祠,始建于明成化年间,坐东向西,建地近2000平米。大门上方悬挂着“钦点翰林”、“钦赐翰林”、“钦取知县”等匾额,大门楹联上书写着:“石林派衍家声远,武水澜回气象新”。大门两侧有一对用黟县青石精雕细凿的石鼓,威严大方。祠堂由80根粗大的木柱撑起,分上、中、下三进院落,中厅和上厅面积较大,可供数百人举行仪式和祭祀活动。“序秩堂”也是大导演张艺谋拍摄电影——《菊豆》的主要场地,现在堂中仍在留存着拍摄时的部分道具,墙上张贴着《菊豆》的剧照,“老杨家染坊”的横匾也悬在祠堂中。除了电影《菊豆》外,还有《卧虎藏龙》、《大转折》等影视剧在这里选景拍摄,南屏村还被称为“影视村”。

    南屏村和宏村、西递相比,是一个相对幽静的村子。虽然不时有游客出没于村中的深宅小巷中,但环境并不喧闹。村中现有户籍人口一千多人,但一些人外出打工,也有一些外乡人来到村中长住(包括一些大城市来的常住居民)。村中人普遍热情友好,我在街巷中行走时,不时有在家门口闲坐的百姓和店主主动与我打招呼。他们的声音是随和的,也是亲切的,言语中没有商业气息,只有礼貌和朴实。闲走中,我曾站在一处人家的篱笆墙外面打量着这户人家的民居,不知不觉中,一位老妇人从屋中走出,打开院门热情地邀我进院观瞧。我从她的口音中判断老妇不是本地人,寒暄几句后得知,老妇来自杭州,她的二儿子在村里改建了几处民宿,去年将她接来居住。老人已经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多时间,很喜欢这里的环境。言语间,老人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走过一段又一段石板路,穿过一条又一条狭长的巷子,就到了村子的边上。村边有一条溪水泠泠流过,用石块和石板铺就的溪水两侧长满了青苔和绿植,还有几颗树龄超百年的大树静静地立在溪畔不远处。溪水急促地流着,不时撞击着溪中的石头,发出清脆的回响。溪水继续向前流着,转了一个弯后就消失不见了。

    向着溪水消失的地方望过去,暮色已经濡染了田野,也濡染了田野边的树林和远处的山脊和山脚。将视线往山顶上移去,山顶上缀满已褪下金色的晚霞,晚霞缠绕在一起和灰蓝色的天幕相互映衬着,将渐渐模糊的山顶涌入怀中。

    “那座山就是南屏山吧?”我在心里暗暗思忖道,“或许正因为南屏山才使原为叶村的这座村落更名为南屏村吧!”

    “南屏山一定更有魅力和影响力,否则这个村子又怎么会更名为南屏村呢?”我一边远远望着南屏山,一面喃喃自语道。

    转身向回走,忽然发现一个农人赤着脚赶着几头水牛正从溪上的石板桥上往村里走。牛蹄叩打着青石板发出“啪啪”的声响,在水牛身后的稻田上,薄薄的暮霭已经升起。

    此时,南屏村完全安静下来,古村落陷入一片静谧之中,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灯火飘来,也有炊烟从几处院落之上升起……

    我似乎是熟悉的。只是,这是一幅久违了画面,也是一幅飘远的场景。我喜欢,我留恋。

    日暮的南屏山来了,日暮的南屏村来了。我却不愿在日暮中离去,我希望日暮中的南屏能成为一幅永不褪色也不老去的画卷。